欢迎来到贵州省仁怀市本味坊酒业有限公司!

  

服务热线:

400-968-2119

敬酒为尊,酒礼为人

嗜品为先,悟在其中

以酒为德,颂尚传承

知酒为乐,叙酒为趣

COPYRIGHT © 贵州省仁怀市本味坊酒业有限公司   ALL RIGHT RESERVED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黔ICP备15016232号-1  公司地址: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椿树村

新闻资讯

赤水河,慈爱的母亲!

分类:
新闻中心
作者:
唐晖
来源:
2020/04/25 15:28
浏览量

一河赤水,长江支流,一如长江,世界瞩目。

因她酿造了茅台、郎酒、习酒等众多美酒,堪称华夏“美酒河”。

它是英雄河,红军四渡赤水,跳出重围,它见证了中国历史的伟大转折。

它是生命河,这里是长江珍稀水生生物的巨大生命密码库。

 

2016年1227日,农业部网站发出《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》,2017年第一天零时起,长500公里,穿越云贵川三省的赤水河,正式进入“十年禁渔期”。

 

农业部的《通告》称,未来十年“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,更好地修复水域生态环境”。

 

最近几年来,赤水河两岸,山更绿了,水更清了,人与自然,更加和谐!水里的鱼,自由自在的呼吸;岸上的人,悉心呵护这条生命的河流,与早年相比,垂钓、杀戮、电击、网捕、炸药几乎绝迹。

 

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,处理好了,是一对“双胞胎”;处理不好,是一双矛盾体。

 

阳春三月,酒类自媒体详尽报道了四川要在赤水河茅台镇对岸的茅溪镇(原名:水口镇)“再造一个茅台镇”。从文章来看,这是铁定的事实了。

既然提到了“茅台镇”,作为友好邻居仁怀产区的新生代,我们也适时表达了理性的观点和对我们自身认识。

 

我们这次表达观点,更多是“隔河观望”和“审视自身”。因为,无论是“水口”改“茅溪”,还是大兴土木打造酱酒产业园,都是在各自的地盘上行事,是当地政府和行业产业发展的需要,也是顺应市场需求的产业调整,更是民生所需。

 

同饮一河绿水,同享一域青山,拜自然之所赐,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朝拜、唤醒这条河流对两岸生灵的呵护和馈赠。任何人,都没有理由去指责或者质疑彼此的生活和生存方式。

 

文章通篇,我们都在由衷赞叹川人川商那种与生俱来的进取精神,都在以隐晦的方式叩问我们自身的不足和发展面临的短板、压力。

 

这篇文章,这几天引发了更多的关注,虽然笔触和文风可能具有一定的“幽默”,但无伤大雅,自媒体文章,不是“国社”的通稿,没有必要那样字正腔圆,字斟句酌,太正统了,没人搭理。真正能读懂作者苦衷的,就不去在意细枝末节。

 

有一位网名“荏苒”的网友相对理性,他说:“有苦难言的作者,犀利锋芒的文笔,客观真实的评价,许多地方想大声说似乎欲言又止,还是共同发展吧,独秀一枝梅不如春暖百花开。”

 

对,一花独放不是春,万紫千红春满园。才是作者“欲言又止”的初衷,才是这条潺潺流淌的母亲河希望看到的,两岸人民该有的和谐共生的胸襟和格局。

 

赤水河发源于云南,流经贵州和四川,全长接近500公里,流域面积2.04万平方公里。这是一条九曲蜿蜒的长江支流,但她一定不是一位狭隘的母亲,因为母亲的胸襟,博爱、温暖。

 

千百年来,贵州和四川,两省人民,和睦为居,通婚通商,相生相长。一河水滋养的孩子,没有理由为田边土角的琐事让母亲焦虑,让母亲蒙羞,让母亲受累。

 

如果茅台镇是赤水河养育的大儿子,那么茅溪镇可能会是继郎酒所在地二郎镇之后,母亲河养育的第三个“酒儿子”,虽然他才呱呱坠地依偎在母亲的襁褓里,虽然从省级行政划分我们看似“同母异父”,但是,血管里流淌的血都是赤水河的基因。没有理由,非要你强我弱,你生我灭,你死我活。

 

网友“厚德载物”留言的观点倒是切中的作者写这篇文字的“难言之隐”——“狼来了,但它倒逼仁怀反思,从而经过整合之后,理性思考,再以新的姿态迎接挑战,以更加坚定的步伐走创新之路。”

 

这位网友提到“整合”这个关键词,才是我们这么多年来,规模发展留下的“隐痛”!茅台镇长期以来存在的“小散乱”现状,与“打造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”着实越来越不匹配。此题咋解?

 

3月24日,贵州省委副书记、省长谌贻琴赴茅台集团调研企业复工复产和改革发展情况强调:要始终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保措施,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茅台的生态环境。要充分发挥茅台品牌优势,着力带动全省白酒产业和相关配套产业加快发展,打造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。

 

拜大自然馈赠的这方酿酒宝地,敬一代代老祖宗人留下的酿酒技艺,后辈守土有责,理应居安思危、居危思变。

 

川人做事,有勇有谋。四川将“水口镇”更名为“茅溪镇”,产业布局的战略意图已经非常明显。短视的目光看,三五年内,是形不成太大的气候。但是,“一张白纸上画图”,想象和发挥的空间巨大。

 

时至今日,茅台镇依然还有一些“乐观”的翘望:“古蔺或者四川在打茅台的擦边球,把水口镇改为茅溪镇,就是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真的能对四川带来多大效益?”

 

姑且不去议论“茅溪”有没有“茅台”的所谓“基因”,但是一定要认清楚,同在“一条河流”,同享“一个生态”,所谓的基因,无外乎就是历史的沉淀、品牌的效应逐步形成的产区认知,只要有人持之以恒的做好当下,眺望未来,时间自会给出满意的答案。

 

“先入为主”对应的可能是“后来者想居上”;“占山为王”的保守思维也有可能成为“固步自封”的谋变惰性;“龟兔赛跑”是因为兔子忽视了乌龟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韧性和倔劲。

 

抛开环保、生态、土地等方面的政策性红线,“茅溪”如果高标准、高起点、高质量规划建成超越二郎滩头的赤水河畔第二个酱酒产区园区,并真正打造出几个全国有影响力的酱酒品牌,消费者应该是要买单和买账的!

川人骨子里的基因强于抱团发展,精于品牌塑造,善于审时度势。适当时候,看人长处,反视自身,一家独大,弊大于利!

 

有人追赶,有人鞭打,不一定是坏事。每个产业都和一个人一样,年岁高了,肌体和骨骼难免有些沉疾。摆在我们面前的,是如何利用有利但有限的核心资源,整合、盘活和改变“小散乱”现状,理直气壮地强化“世界级优质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”的价值认同,形成“好酱香、仁怀造”的产区价值高地和战略壁垒。

 

兼容并蓄,宽容以待,百花齐放,春色满园,才是给母亲河最好的报答!

 

面对偌大的市场空间,两地产区的酒业新生代,应该是抛下父辈们可能存在的恩恩怨怨和磕磕绊绊,以崭新的思维和视觉,互相拥抱,共谋发展,而不是,隔河吵嘴!

 

本文作者唐晖——贵州省仁怀市本味坊酒业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、董事长,仁怀市青年商会会长。